20150919-253

SEAMi從2015年開始與法務部保護司、法扶基金會合辦「異鄉說法」生活法律推廣講座。

 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 

常常聽到有人跟我們說,你們望見書間很有錢喔?總是辦一些免費的活動。

其實被問到這樣的問題,我們常常啞口無言。

我們資源很缺乏,也不是一個宗教團體,為何總是這樣付出?

 

20150719-IMG_4914

 

有一次我們夥伴們坐在一起閒聊。

聊著聊著,我們覺得這好像是一場實驗,一場社會文化行動實驗。

我們好奇,有沒有可能有一種利他主義的社會文化運動能在台灣運作?

這是溫柔的、踏實的改變。

 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 

在台灣的媒體環境下,訴諸激情是一個不錯的扭轉劣勢的方法。

於是乎,激情、憐憫、正義、萬惡這些詞彙就常常出現,大眾都被迫選擇跳進一個圈圈站。

 

律師解答新住民與移工的法律問題。

律師解答新住民與移工的法律問題。

 

然而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切身的問題依然存在。

直接訴求對抗某個邪惡力量,比停下來找到共同合意的出路更簡單。

但是,我們都忘了,人可以優雅、理性地討論協作社會的下一步。

這個社會裡,有人很強,難以撼動;有人處於弱勢,人微言輕。

這是不分族群都會遇到的問題。

 

2016年7月5日,勞動者到立法院前訴求外籍移工不要在每三年需要強制出境一次。

2016年7月5日,勞動者到立法院前訴求外籍移工不要在每三年需要強制出境一次。(SEAMi)

 

然而,若是用對抗來理解社會,那還是永無寧日,這從台灣的國際觀或兩岸關係即可略知一二。

比起孰是孰非,SEAMi 關注了更多鏡頭外的人們,

新移民心之所向在於「安身立命」,移工 / 客工的關注的不全然是經濟,還有廣義的「生存尊嚴」。

大家擔心「來搶台灣人工作」的議題,其實不太會成立,因為更多的研究顯示,一個開放的移民社會會有更多協作的好處。

德國、瑞士、加拿大、英國、新加坡都從開放移民居住與工作中得到更大的正向發展,事實上全世界名列前茅的經濟體只有日本沒有顯著得移民現象,其他都從移民協作中得到國民經濟體的「更新」(renew) 力量。當然,日本獨特的文化至今也是各國還在努力研究的,有些論述歸於技術力、財閥社會和工匠精神,不過這有許多條件促成,也不是台灣社會能效法的。(Peter Stalker, 2002)

 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 

既然如此,又何不將複雜分工的現代社會抱持以開放的態度來緊密共作?

 

社區裡的振聲高中學生,在暑假裡自發地來到SEAMi 服務並維護場地。

社區裡的振聲高中學生,在暑假裡自發地來到SEAMi 服務並維護場地。

 

尊重與學習他者文化並不容易,但只以經濟考量或採「利、用」的心態來走向東南亞,那這樣的大局在四年或八年後是否又將轉變?

百年前中國提倡「中體為學,西學為用」想要翻轉國民經濟和社會的現況,事實證明失敗收場,今日南向政策來到4.0版,某種程度上也證明了前三個版本都流水而去了,這次真的比較高明?

 

新移民的公民意識尚能透過社會福利弭補,而移工維權恐怕和立法參與的機會還很遙遠,雖然有很多我們也很支持的社會運動在把守最後一關,但更大多數的勞動者也只能被動的接受台灣社會的安排。而我們每個人都還可以做更多…

 

「異鄉說法」這系列活動的理念其實很簡單,涉法而不知近乎誅,涉法而無救濟近乎害,SEAMi 從微小的行動裡,讓新移民、移工、律師、專家、民眾都一起談談,互相瞭解彼此的困境,有現存的障礙我們可以一起克服,沒有困難的,我們也可以互相聊聊難關在哪裡。這樣的理念我們也期待更多的團體、社區、單位一起嘗試。

民主社會的運作是多方妥協的結果,利他運動其實也是為下一代的社會做準備。多喜愛一種異文化,多一分成長的機會。

Leave a Reply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